作者李禎祥 | 民報 – 2016年2月14日 下午5:30

相關內容

  • 不可思議地震之謎:台南大地震 大約在冬季觀賞相片

    不可思議地震之謎:台南大地震 大約在冬季

 

這次台南大地震,造成116人死亡、550人受傷,是台灣自1999年集集大地震以來最大的震災。它不僅震出台灣建築界的黑心內幕,也震出台南地震史的千古之謎,那就是:台南的地震是有「季節性」的,而且好發於冬季!

 

在進入正題之前,我們先確認一點,這次發生在小年夜的大地震,震央不只在高雄美濃,也在台南。根據馬國鳳(台灣地震科學中心主任)、宋德濡(英國倫敦城市大學教授)兩位學者的數據分析,這次地震屬於「雙主震」:第一主震發生在美濃,芮氏規模6.2;第二主震發生在台南,芮氏規模6.1。後者是被前者所誘發,兩者相隔4秒。因此真正造成災情的,是台南大地震。

 

這一句話,有三大不可思議

在台灣四百年地震史上,台南有兩個特殊現象:第一、台南是台灣大地震最多的兩個地區之一,另一個是嘉義;第二、台南大地震,每每在冬季。這個現象,1655年一位歐洲人拉‧莫里尼埃(La Moriniere),在其著作《旅行奇譚》(Relations de divers Voyages Curieux)即已提到:「台灣地震常在年終。」當時「台灣」主要指台南一帶,如果我們把「年終」解讀成冬季(11月至2月,農曆年終),真的,台南的地牛似乎特別喜歡在年終翻身。

 

但拉莫里尼埃這句話,有三大不可思議:第一,他是歐洲人(應是法國人),這句話只在他的遊記輕輕帶過,但他何以知道台南地震「常在年終」?這四個字即使沒有幾百年的歷史數據分析,至少也需要幾十年的在地經驗歸納。第二,這句話在三百多年後,透過歷史考證,證明不虛。這就奇了,難道他有未卜先知的能力?第三,地震具有不可預測性,連年份都難預測,何況季節。但偏偏在台南,歷史證明冬震特多。難道台南的斷層帶會挑選季節翻身,而且強震發生日,就是「大約在冬季」?

 

拉莫里尼埃就遭遇到一場台南冬震,而且見證熱蘭遮城(Zeelandia)的陷落。他在遊記描述:「此次地震連續三星期。初震時,安平損失重大。海地城壁破裂,居民紛紛逃出戶外,以防壓斃。堡壘上破損之砲,易於此次地震時墜落於地。美觀之塔則陷入地中。」海地城就是熱蘭遮城,1624年由荷蘭人所建,即今安平古堡。後來學者推估這場地震規模是5.5。

 

在此前一年(1654),12月14日台南也發生冬震,另一位歐洲人達貝爾(Dapper)提到:「安平及台員大地震,幾達七星期。」可見餘震不斷。這種會「牽絲」的地震。五年後(1659)出現在荷蘭末代「台灣長官」揆一(Frederick Coyett)的筆下。他在一本試圖為自己丟掉台灣而辯護的著作《被遺誤的台灣》(t'Verwaarloosde Formosa)中,聳動的寫道:「神秘惡兆預示台島之瀕臨崩潰。天地似亦預知台島的根本已經發生動搖…上年(1659)曾經發生迥異尋常之恐怖的地震,延續達十四日。」不過這是不是冬震?待考。

 

兩年後,1661年1月8日冬震再臨。根據德國人海卜脫(Herport)的親身見聞,這場地震歷時三十分鐘,當天餘震約三小時,無一人能站穩。此後有感餘震更長達六星期。海卜脫提到一個驚奇的現象:「海水曾被捲入空中,其狀如雲。」後人研究應為海嘯,並推估這場地震規模為6.4。

 

同年2月15日,台南再度發生強震,有感餘震長達六日。這一年也是鄭成功征台之年。無獨有偶,22年後,1683年鄭克塽9月降清,10月8日又發生地震。改朝換代發生地震,是哀悼舊時代的終結,還是歡慶新時代的來臨?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

有清一代,台南第一場大震災,就是1721年1月5日的冬震。史載「凡震十餘日,日震數次,房屋傾倒,壓死居民」。這場地震是導致朱一貴民變的主因之一。因地震引發海水漲潮,百姓為了禳災,合夥謝神唱戲,卻被官府以「無故結拜」為由,逮捕四十多人,累積更多民怨,終於在三個月後發生朱一貴民變。這是1721年初的冬震,學者推估其規模是6.5。

 

這場地震,地牛似乎意猶未盡,同年冬又翻了一場。《台灣縣志》載:「天寒地震,民多失業。」《台灣采訪冊》則記錄一段無常的故事:灣裡有一蔣姓富家,蓋了一間豪宅,才剛落成,忽然地震,豪宅全垮,蔣家幾乎滅門,只有兩人活命。一位是蔣父,當時外出;一位是婢女,日後還活了幾十年,每對人述其事。

 

15年後,1736年1月30日,距離過年只剩12天,台南又天翻地覆了。這場地震據後人推估,規模高達7.0,災區包括嘉義和台南,共有703人罹難。

 

核四還要建嗎?請看1867基隆大震

此後百餘年,台南的斷層帶活動似乎減緩,偶有「地大震」的紀錄(如1795年11月21、22日),但少有「大震災」。但地牛北上,嘉義的斷層帶開始活躍,而且釀成重大災情,如1777年12月,「諸羅山各地民房坍塌甚多,民壓死者不可勝計」,規模約6.0;1792年8月9日,大震後繼以大火,614人罹難,規模約7.1。這場大震還發生好萊塢電影式的災難場面,《台灣采訪冊》描述:嘉義梅子坑(今梅山)有一條小徑,兩山相夾,為樵夫果農必經。地震發生時,一位樵者先行,地面忽然裂開,樵者墜入其中,地面旋又合閉。整個過程太猛太快,其他樵夫根本無法搶救。

 

1839年6、7月,嘉義又震,死亡117人,重傷63人,民房倒塌7,515間,規模約6.0。之後,嘉義的地牛也稍歇了,要到20世紀以後,才又發生梅山(1906.03.17,1,258人死,規模7.1)、中埔(1941.12.17,358人死,規模7.1)大地震。不過嘉義地震不像台南地震,它沒有「季節性」,春震、夏震、冬震都有。

 

如果要說地震的時間和空間分布,台灣地震活動似有由南向北移動之勢:明鄭到清初,以台南為主(不過這也和漢人文明圈集中在台南有關,原住民沒有文字書寫,無法記錄地震);乾隆年間(1736-95),嘉義地震最烈;嘉慶年間(1796-1820),彰化、宜蘭較多;道光年間(1821-50),彰化、嘉義較多;咸豐到同治(1851-74),主震場在北台灣,包括1867年12月18日規模約7.0的基隆大地震,當時山傾地裂,海嘯來襲,光溺死就有數百人,基隆全城遭破壞。時間拉到現在,這種地震只要再發生一次,北北基即成人間煉獄;屆時如果還有核電廠的話,無異末日來臨。

 

光緒以後,經日治到民國迄今,大地震全島都有,有如交響樂,此起彼落各自發聲,春夏秋冬都有震動。不過我們還是回到本文的主題:台南。自1736年大地震之後,稍歛百餘年,到了1862年(同治元年),又發生驚天動地的災變。這場地震有兩大特色:第一,它是台南史上死傷最慘的地震,最少1,700人罹難;第二,它是台南罕見的夏震,發生在6月7日。這場規模約6.5的強震,光在府城一地,就有500戶倒塌,超過300人被壓死;府城以北,若干地方陸沉陷海。

 

這一年也是戴潮春起事之年。戴軍圍攻嘉義城,官軍力守,仕紳恭請嘉義城隍護佑平安。6月7日晚上,天搖地動,大家想說完了,城守不住了。然而地震過後,只有雉堞傾頹,而城牆無恙。眾人認為是城隍爺顯靈。沈葆楨後來為此上奏朝廷,加封嘉義城隍為「綏靖侯」。

 

這場大地震之後,再過84年,1946年12月5日,台南才又發生災情慘重的地震:新化大地震,也是冬震,造成74死、474傷、4,055房屋損害,規模6.1。再來是1964年1月18日的白河大地震,又是冬震,造成106死、650傷、10,500房屋全倒、25,818房屋損害,規模6.5。再來就是52年後,2016年2月6日的台南大地震,造成600多人傷亡,規模6.1,還是冬震!

 

一次例子是孤證,兩次或三次例子是巧合,本文列舉十次例子,證明台南的冬震現象既非孤證,也非巧合,那麼它是什麼?是奇特的慣例還是刻意的安排?誰又對這些斷層帶發號司令?或許只有天知道了。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
歐陽.Lily

歐陽.Lil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